当前位置:fun88手机登入 » 交流互动 » 学术探讨 » 文章内容

论汉语熟语的语义与语境教学

  • 时间:2013-03-26 09:30
  • 编辑:史 迹

 

    汉语是世界上最富有学问内涵的语言之一。目前,世界各地汉语学习者随着汉语水平的提高,对成语、谚语、名言佳句、典故以及四字汉语等熟语也越来越感兴趣。很多汉语老师在课堂教学中经常穿插一些熟语的教学,以增强学生的汉语学习兴趣。一些外国学生虽然学习了一些熟语,但受汉语水平和学问背景常识的限制,在运用熟语时常常词不达意。尽管如此,很多人对汉语熟语的学习仍然乐此不疲,他们想通过熟语来学习地道的汉语,了解汉语的学问内涵。现在越来越多的汉语学习者已经不满足于基础汉语的学习,越来越钟情于汉语熟语的学习。由于汉语熟语内涵丰富,用法灵活,外国学生很难掌握其隐含语义和具体的使用语境。笔者通过国内外汉语熟语的教学实践认识到,汉语熟语的语义、语境及句型是汉语熟语教学的关键所在。

 

    汉语熟语是汉语的精华,具有简洁、深刻、生动、幽默等特点。很多外国学生都非常喜欢使用汉语熟语,比如一个留学生的手机丢了,他很自然地说:“我的手机‘不翼而飞’了!”这样的表达使丢手机这件事显得既轻松又幽默。又比如,一个意大利学生要到中国参加“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他有点儿紧张,说:“到北京参加决赛的人很多,‘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我不知道能不能赢。” 很明显, 这句话无论是语义, 还是语境都不恰
当,但他用此来自嘲却很幽默,结果也把大家都逗笑了。目前,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提高,一些与中国经常交往的人士、政治要人也越来越喜欢使用汉语成语、谚语和典故等。比如,在2009年7月27日“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开幕式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发言中就引用了“人心齐,泰山移”这句中国谚语,以此来表达想联合中国共同克服金
融危机的意向。美国前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用“风雨同舟”这句成语来描述中美两国的关系。由此看出中国谚语和成语在外交方面显示出的无穷魅力。

 

    虽然很多外国学生喜欢汉语熟语,但他们经常用错,甚至弄巧成拙。比如,一个意大利学生在课堂上用“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造句。他说:“我在家爬梯子,妈妈让我下来。我对妈妈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然后这个学生说明说,我的意思是我不怕危险,不要让妈妈担心。这个学生的理解错误在于,由于他对“哪能不湿鞋”这句话里面“担当风险”和“经常”这两层语义没有理解到位,更没有理解到这句话经常受一些违法或担当经济方面风险这些语境的限制。这个学生由于没有掌握这句谚语的隐含语义和使用语境,也就闹出了笑话。外国学生因把握不好熟语隐含的语义和语境,经常出错,并且还不知道错在哪里。事实上,由于学问背景不同,大家不能企盼外国学生能自行从例句中推导出一些约定俗成的内涵意义。为此,汉语熟语教学必须从外国学生的问题入手,做些仔细的研究。

 

    一、汉语熟语的语义及隐含意义

 

    鉴于汉语熟语语义约定俗成的特点,对外汉语熟语教学与对以汉语为母语学生的教学有很多差异。对于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来说,只需了解熟语的基本语义。比如“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句谚语,将“河边”理解为有风险的情况,“湿鞋”理解为风险。这句谚语可以理解为,经常在危险的情况下做事情,总会有失误的时候。但是,这样的说明对没有汉语学问背景的外国学生来说,他们能够理解危险语义,却很难将这句熟语联想到偷盗、贪污,或者带来经济上的损失等风险的语义,在使用中造成泛化语义或使用不当等问题。比如,一个留学生用“风和日丽”造句。他写道,“我家乡的秋天是风和日丽的,不太热,也不太冷,正合适。”“风和日丽”经常用来描绘微风徐徐、阳光和煦的好天气,而不仅仅是指合适的气
温。还有一个留学生在作业中写道:“一想到后天的听力考试,我草木皆兵。”“草木皆兵”的确含有紧张的意思,但“草木皆兵”经常用来形容惊慌、疑神疑鬼的状态,这一层语义是不能用来形容因为考试而产生紧张心情的。类似错用语义的例子还有很多,如“他今年不喜欢学习,他掉以轻心。”由此看出,以汉语为母语的人可以通过释义和例句一目了然地理解熟语的语义,但是,对外国人来说,他们在使用熟语的时候,常常是顾此失彼。

 

 

    针对外国学生理解熟语语义的诸多问题,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尽可能地限定语义。尽管这样做有可能使外国学生对语义的理解比较受限,但是对初学熟语的外国学生来说却很有必要。比如在教外国学生“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时,既要限定“河边”和“湿鞋”两个词有风险的意思,还要先容与个人的经济利益相关,经常与贪污钱财、盗窃、炒股,以及做生意等从事经济和违法活动的人随时都要承担经济损失和被发现的风险。比如经常炒股的人可能会遇到亏本的风险,经常贪污的人总会露出马脚被人发现,经常偷东西的人也会遇到被人抓着的时候等等。如果给外国学生限定一下语义,他们就会更准确地理解熟语的语义,至少他们可以准确地掌握熟语的基本语义。

 

二、汉语熟语的语境及隐含语境

 

    在确定汉语熟语语义的基础上,对初学熟语的外国学生来说,语境的限定也是一个重要方面。以“层出不穷”为例,“层出不穷”一般用来描写一类人物或事情的不断涌现,一般指好人好事,含有中国学雷锋、做好事等潜在的学问背景。可是一个留学生用来描写花开花谢的情景,他写到“春天的时候,花开了层出不穷。”又比如“周而复始”这个成语,一个西班牙学生写道:“我刚回来西班牙,我周而复始。”这个学生理解了“周而复始”有重新开始的意思,但是由于语境使用不当,从字面意思看,这个学生似乎是在说周而复始地出国、回国。这可能不是这个学生想表达的意思,他想表达的可能是回国之后又开始某种周而复始的生活。由此看出,外国学生对熟语使用语境的敏感性和判断力经常受到跨汉语学问和特殊使用语境等因素的制约。

 


    汉语熟语潜在的学问语境是外国学生学习熟语的主要障碍之一。对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来说,只要通过例句就基本能掌握具体的使用语境,可是对外国学生来说,就要对语境做进一步的限定。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为例,对外国学生来说,要将其限定在与个人经济利益失误的相关语境范围内,如从事财会工作,做生意,炒股,盗窃行为等,而不能将其宽泛地说明为比较危险的情况。所以在给外国学生讲解语境时,需要让他们先理解一个或两个比较固定的语境,避免错用和泛化。这种教学看似狭隘、死板,但是对没有中国学问背景和生活经历的外国人来说,更能准确地掌握熟语的固定和常用语境。

 

三、汉语熟语的句型特点

 

    灵活多变的汉语熟语句型也是外国学生学习汉语熟语的一大难题。以汉语为母语的人可以随口说出而不考虑句型问题,而外国学生经常问汉语熟语的句型是什么,他们总是想通过固定的句型掌握熟语的用法。他们在使用熟语时总是小心翼翼。比如,有的学生说:“我来中国四个多月了,时间很光阴似箭。”这个学生知道“光阴似箭”是“时间飞逝”的意思,但又把这个成语看作是形容词,所以加上了“很”这个副词。又如“这里不那么美丽,她一定添油加醋了这儿的风景。”这个学生把“添油加醋”用作了动词。外国学生非常谨慎地用汉语语法
使用熟语,反倒弄巧成拙。《辞海》对熟语的说明是,“汉语熟语是固定的语言结构,尽管在语法上有不合理之处,但不得更改。汉语熟语是约定俗成的语言现象。”由于汉语熟语的这些特点,汉语熟语经常可以用作独立句子,或者被称为汉语小句。这种约定俗成的语言由于缺乏一定的规律性,给外国学生学习熟语带来了很多问题。

 


    尽管如此,在教授汉语熟语时,教师还是要尽可能地归纳熟语的常用句型及基本规律。比如,“人心齐,泰山移”这句谚语可以独立成句,因为这句话描写了一个完整意思,即大家齐心合力,共渡难关。但是像“风雨同舟”、“不翼而飞”等成语,四字汉语就需要给出一个特定的主语,否则这句话的意思就不明确,产生谁和谁“风雨同舟”,什么东西“不翼而飞”等疑问。因此,一些常用四字汉语常常在句子中充当谓语,或者表语。总之,汉语熟语的句型教学需灵活处理,有的可以先容最基本的句型规律,而对一些句型难以确定的熟语,就需要进行限定,以避免泛化和误用。

 

 

    以上是汉语熟语教学需注意的三个方面。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熟语的基本语义和潜在语义、基本语境和潜在语境,以及熟语的句型等问题是相互交叉的。外国学生运用熟语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的,有的是单一的语义、语境,句型等错误,有的是种种错误交织在一起。面对这些复杂问题,教师首先要尽可能说明每个熟语的语义、语境,针对学生潜在的跨学问的理解障碍和具体问题进行分析,找出错用的原因所在。为弥补外国学生在跨学问背景中产生的各种问题,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对熟语的语义、语境、句型等方面做出限定。这些限定在以汉语为母语的人看来,或许是多此一举,但对外国学生来说非常必要。此外,对熟语的语义、语境、句型的限定说明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一些工具书也很难提供依据,这就需要教师从外国学生的角度来深入研究汉语熟语的语义、语境、句型以及学问理解障碍等各种问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