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fun88手机登入 » 交流互动 » 学术探讨 » 文章内容

浅析北美华文业余教育的特殊性

  • 时间:2010-12-31 09:45
  • 编辑:希林UIC中文学校 何振宇

 

  众所周知,在大家北美业余的华文学校中,总是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即经过10年或更多时间艰苦的业余学习,大部分的孩子们在上了高中后,由于学业逐步繁重而放弃了中文的业余学习,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把所学不多的中文几乎全部地交回给了老师和家长们。而在继后的大学生活中,他们真正理解和找到了自己的社会定位,故又重新回归学习中文的漫漫长路。那么究竟是什么拖了孩子们业余学习华文的后腿呢?让大家先看一下几个有关识字量的数据:
   2500常用字:中国国内小学语文教学大纲的底线,有的甚至达到3000常用字
  1800常用字:中国国内所说的“脱盲”水平 - 可以开始在日常生活中简单地应用所学文字
  3000识字量:《汉语水平考试》中级最高等级所要求的字汇量,也是跨国企业驻中国主管要通过的考试
  由于课时的限制,以每周末2个学时,每学年40周(每学期16周加上暑期8周)计算,孩子们每学年只有80学时可以上中文课,也就是大约学习多数中文学校目前采用的共有12册《中文》教材中的一册。该套教材生字量统计列表如下:


 

  从以上统计数字可以看出,经过六年业余学习,孩子们的识字量远远不能达到实际应用的程度,由于过早加入拼音的教学,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往往注重拼音而严重分散识认汉字的注意力,过分依赖拼音而形成了“无拼音不读”的习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由于阅历和认识世界、学习世界常识和能力的增加,正逐步转化、形成像成人那样的“理解记忆”学习方法并具有比较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真正认识到学习汉字的困难所在,加上人文、语言大环境的限制,又无法自主阅读适合自己生理、心理发展的读物,几年来积累起来的学习华文成就感就很快丧失殆尽,学习动力锐减,学习效率直线下落,形成似乎注定要放弃的不归路。

  另一方面在教学思维方面,大家均采用多少代人沿袭下来的“听说读写”、“音形字义”全面推进的教学方法,认为是唯一的、天经地义的华文教学方法,而没有考虑到孩子们生理、心理上发展特点,也没真正理解到这些没有深厚中华学问背景的孩子们实际上是在学习他们的第二语言。这种教学方法在中国国内实施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孩子们学的是母语,有小学六年的全时学习时间,而且那里的人文、语言大环境都是复习、巩固、提高孩子们课堂中所学。由于美国大环境的制约,又处于英语或其他拉丁文字为母语的教学环境,以及孩子们日常所接受“螺旋循环上升式”的教育方法,对于大家所采用的“一竿子插到底”的中国教学方式极不适应,这也就是大家所实行的“听说读写”、“音形字义”全面推进的教学方法。正是北美这样业余学习华文的大环境,以及大家从事多年的教学实践,促使大家开始注意到孩子们的生理、心理生长的特点,也发现了在北美实行“听说读写”、“音形字义”全面推进的教学方法对北美的孩子来讲,存在一定的问题,致使在孩子们长期的业余学习中,不能有效地突破2500常用字这个学习华文的瓶颈口,进而不能尽早掌握、应用所学的文字能力,反而给孩子们后期的华文业余学习设置了越来越大的障碍。

  了解了在北美从事华文业余教育的特殊性后,大家应该能够认识到需要对现行“听说读写”、“音形字义”全面推进的教学方法进行改革的必要性了。比较直观、合理的改革是要把在教学中早期的“写”、“义”教学放一放,因为对于学习第二外语的孩子们来讲,一是孩子们此时还处于“形象记忆”(“整体记忆”)学习世界、认识世界方法的阶段,二是由于没有相应的深厚学问背景和其熏陶以及课时的局限,“写”和“义”的教学确实超出孩子们此时期的发展阶段,它们的教学在极大地拉了孩子们尽早突破识认2500常用字这个瓶颈口的后腿。大家应该在华文业余教育的早期教学中,根据孩子们生理、心理发展的特定阶段,实行“听说读”、“音形字”先行的集中识字教学方法,希翼能在三年或更短的业余学习中,识认、掌握2500常用字,具有自主阅读的能力,并具有“写”和掌握拼音、字体结构、查字典(含偏旁部首)的基本能力。如若孩子们有能力自主阅读,对所读故事和文章的理解就不是什么big deal了,不就至少是达到了“脱盲”(可以应用所学文字)的水平了吗?这里请大家想象一下:如果把上面图表“累计”行的第三格填上“2500”,那么北美的华文业余教育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是不是也符合孩子们日常所接受“螺旋循环上升式”的教育方法呢?这不是什么天方夜谭,而是大家学校几年来教学实践的心路,欲知详情,请参阅http://xilin.org/xluic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