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fun88手机登入 » 交流互动 » 学术探讨 » 文章内容

对外商务汉语的语用认知及其教学策略

  • 时间:2010-05-07 13:46
  • 编辑:楼益龄

    一、引言
    对外汉语作为一门渐成的应用性学科,历史尚短, 2005年首届“世界汉语大会”的召开,标志着对外汉语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几十年来,对外汉语教学界对学科建设发展的讨论,始终围绕着处理语言形式与功能、语言和社会关系进行。但长期以来,汉语言教学受乔姆斯基学派的影响较深,较多地囿于语法、句型结构的分析,将语言抽象于社会生活之外,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汉语言习得者的语言运用能力,这也促使语言教学界重新思考语言教学的出发点和归宿点。认知语言学从语义向语用层面的拓展研究,海姆斯“交际能力”的观点,使语言教学有了新的定位:语言形式所表达的不只是语言功能,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它还被赋予了更丰富的社会交际功能。语言的显性、隐性、明示、暗示意义都有着丰富的社会学问内涵,语言的“交际功能”成为语言教学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正是认知语用学的研究,以及海姆斯“交际能力”观点在对外汉语教学界自觉与不自觉的意识,也由于汉语言习得者多层次、专业化汉语学习的需求,推动了专业院校对对外汉语课程建设的思考。作为专业汉语课程的对外商务汉语,其课程建设已成为迫切的任务,如何以语言形式功能为基础,研究它们与社会学问、商务活动之间的关系,认知对外商务汉语语用及其教学策略,对促进和完善对外商务汉语的学科建设有着密切的联系。
    二、对外商务汉语的语用现象
    对外商务汉语作为一门专业汉语课程,从课程开设目的来看,要解决的主要是语言习得者在商务环境中的语言运用能力,亦即海姆斯所说的“交际能力”,课程的关键点在于如何处理好语言和商务的关系,使语言习得者更快更有效地认知语言在商务环境中的特殊地位,并正确、得体地解读和运用语言。但语言本质上是模糊的,语用总是不能完全表达语用者的思想或意图,不仅是词语和句子决定了说话人的意思,听话人的理解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换言之,语言交际双方共同创造了语言所表达的意思,语言表意的模糊性主要体现在词汇层面上的词义模糊和句子层面上的句义模糊。语言的模糊从另一层面上决定了语言使用者在语用时必须根据语境,推导话语的含义,语言在一定意义上是不可能明晰的;但商务汉语作为职业交际,关涉到利益,它的语用目的规定着词义、句义的尽可能明晰、准确,这使商务汉语的教学陷入相对矛盾的境地,也促使商务汉语教学在词义、句义和语境关系上必须作出思考。
    (一)商务汉语中的词义、句义和语境
    对外商务汉语的专业性主要体现为语言和商务的结合,语用受商务目的的制约,以陈述观点、提出质疑、表达愿望要求为语用主体的诉求。语言行为者依据语境来推导词和句的意义。作为普通汉语下位概念的商务汉语,其语用一方面要遵循普通汉语的语言规律,另一方面要呈现其职业交际语用的特殊性。商务汉语所力求的意义的唯一性,对普通汉语言言语行为中词义的约定形成了商务语境中的约束。它既表现为词义内涵的收缩,多义现象的排斥,又表现为外延的扩张而更趋于模糊性。一般情况下,在商务活动中的判定、陈述、质疑及要求等诉求阶段,词义的指向表现为言语行为者的逻辑演绎,要求的是词义在表达中的准确,也就是说,在词语多义的约定性上,商务汉语词义选择的是单一;同样,由于商务汉语语境的要求,言语行为者在商务利益关涉较少的情况下,商务汉语词义中所隐含的学问因素会表现得较为活跃,词语的多义使言语的表达更为机智,其“意在言外”的语用目的也更为彰显,“以言行事成分通过语用的评述, 来确定表达内容的实际意义。”商务汉语的词义在语境中得到补充,为言语行为者“以言行事”奠定基础。由此,大家可以发现,商务汉语词义首先依据于普通汉语词语的所有含义总合,但它又是一种动态的、流动的复杂整体,一个词往往在具体的语境中获得含义,同时在不同的语境中改变含义。
    在商务汉语语用中,词义在语境中得到补充和修正,其目的是为了表意的正确性,词义的修正和补充源于语境。而句义的表达则更多地依赖于语境。语境对句子意义的选择,其一,依赖于对句子功能类型的选择。句子功能类型主要是指句子的外部类型,即句子作为一个交际单位时的类型。普通汉语通常将句子的功能类型分为陈述句、祈使句、疑问句和感叹句四种。而在商务汉语中,句子功能类型的语用现象较为集中,以陈述句、疑问句的使用频率为多;其二,依赖于对句子结构的选择,由于商务汉语是基于普通汉语,为了表意的精
确,多项定语、多项状语的使用比较频繁,单句结构多以长句形式出现。从这些语用现象来看,商务汉语的句义更追求缜密,强调语言的社会功能。在商务汉语的语用行为中,语言的语法功能与社会能力力求趋于对应。
    商务汉语的语用行为都基于语境的支撑,商务活动的利益追求构成了商务汉语语用的目的和特殊语境。语言与语境的关联构成了对商务用语表义和理解的基础。商务汉语不仅仅指构成言语发话者和受话者之间围绕某个商务活动主题而言的一个言语信息系统,而且是语用功能的动态体现,随着商务活动过程客观情境以及言语双方思想感情变化而变化,包含着言语行为者双方的特定的具体环境,比如时间、地点、场合、身份地位、心理因素、时代背景、学问背景、交际目的、交际方式以及交际内容所涉及的对象和各种与语言方式同时出现的非语词符号。这种话题语境和词外语境是商务汉语语境的重要组成。话题语境以商务活动的主体为纲,而词外语境则对语言符号进行干涉,亦即社会学问、风俗习惯、价值观念等等对言语表意的干涉。商务汉语语境因素的多层次、多形态、多方面,是商务汉语语用行为中最为直接、最为重要的, 它关联到言语表述的正确和得体。
    (二)作为明示交际的商务汉语的语用制约
    商务汉语语用行为在关涉各自利益中进行,任何一方既要将自己的观点、疑问、要求等明确地传递给对方,又要从对方言语信息中关联、认知对方言语信息的真实含义,并以此围绕商务话题的认知语境假设的互相改变,以期达到双方利益的共赢,而这体现了商务汉语语用双方的交际原则:“明示———推理”。所谓“明示”,“就是发话人向对方明确显示自己有明确表示某种意图的一种行为”,而“推理”,“即根据说话人所提供的明示语义信息(即字面意义)去推导对方的交际意图”。这是商务活动在言语表达中的最根本的特征。明示有两种意图,它包含信息意图,即向对方提供交际内容的意图,它可以帮助受话者明白一系列的言语的真实含义和语境的假设;它还包括交际意图,是让受话者明白发话人有一个传递信息意图的意图。商务活动的语用行为离不开明示,但明示只表达一方的意图,交际中另一方则必须根据对方所给的信息意图,推理所传递的信息意图的含义,并传递出自己明确的信息意图,明示和推理之间存在着所指和理据的复杂关系,明示的信息意图是推理的依据,通过发话者的示意,受话者才会获得一定的信息,从而改变自己的认知语境假设。Seperber 和Wilson 的“明示———推理”的观点很精辟地揭示了商务汉语语用行为中的关键点。如:《国际商务汉语》中的一段言语交际:
    亚当森:首先请报10 万件棉织男夹克的离岸价。
    史霞:很高兴向您报棉织男夹克的实盘:棉织男夹克10 万件,每件25 美金,天津新港船上交货,即期信用证付款。
    亚当森:坦率地说,这个价格不算太好,大家手头有不少的供货商———包括你们中国的一些供货商的报价。相比之下,你们的偏高,这样的价格大家肯定接受不了。
    史霞:那可能是稍早一些时候的报价,目前国际市场对棉花的需求量日益增大,价格不断攀升;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用工费用不断上涨,扣子等辅料涨得利害。大家同时向其他客户的报价每件高出了2美金。大家的这个报价3天内有效,过期大家就要报给别的客户,因为大家的价格是很有竞争力的。
    亚当森:能谈谈男夹克的质量标准吗?

    对话中的亚当森在明示了自己对价格的意愿后,史霞推理并明示了自己的观点,最后以亚当森的话题转换,表达了对价格的初步认可。
    明示———推理交际在语用上用复杂的理据关系,将商务汉语言语行为受话者的双方联系起来,发话者通过明示向受话者展示意图,从而为受话者提供推理的依据;而受话者必须根据发话者的明示行为,再结合语境假设进行推理,如上例中以“大家的这个报价3天内有效, ”这句话来达到语用双方的新的认知、明示和推理。
    三、对外商务汉语语用的策略认知
    对外商务汉语语用的逻辑起点是普通汉语,商务汉语除了它本身学科内容所需要的专业词汇和句式之外,在语言规律上与普通汉语保持着一致性,所不同的是语用行为的差异。商务汉语更强调语言与语境的关系,“一个词的意义就在于它在语言中的用法”(维特根斯坦) ,语外因素对语言形式、语法功能的影响,语法功能与社会交际功能的呼应,语用主体的明示、推理、关联和认知及语言应用条件或规则在语境假设中的改变,“强调语用性所体现出来的一种与认识主体的直接当下的背景、信念、价值取向、时空情景相关的对话认识论”,“突出生活实践领域中的经验的地位”(布列阿尔) 。
    商务汉语语用的目的就是培养语言习得者在商务活动中的语言运用能力,用语用的观点来思考教学策略,不是对句法和语义的排斥,而是兼容,它既要强调语言、词汇、句法的熟练把握,又要强调语言应用中所产生的社会交际功能,注重语言习得者商务活动能力的培养。由于商务汉语的语体大多与会话体形式出现,在语用实践中,必须充分关注到语体特征。在商务汉语的语用过程中,由于说话人和听话人的客观存在,语言至少有两类主要歧义产生,即外部歧义和内部歧义。外部歧义必须通过对语境的了解才有可能说明其意义,而内部歧义则依赖于对话语结构单位的分析。话语结构单位分析的重点在词、句及更大的交际单位的组合上。    商务汉语是职业交际,主要依托于会话体进行。会话体的最基本的话语外部结构是话轮,由话轮而话题,由话题而明示,由明示而推论,由推论而判断,是商务汉语职业交际的基本语用表达规律。
    (一)商务汉语会话体语用教学策略———话轮•话题•推论
    商务汉语以会话体作为主要的语体承载,研究商务汉语中的话轮结构是语用的一个基础。“话轮是说话人和听话人由于角色转换而形成的话语外部结构,它是会话结构研究点”。在日常会话中,最基本的单位是话轮,说话人和听话人不断地变换角色,角色的每次变换就标志着一个话轮的开始或结束。在轮换说话中,话轮的转换最为关键,它是维持双方交流顺畅的保证。它不仅有结构上的要求, 也有意义上的衔接。如《国际商务汉语•下榻环球大酒店》:
    服务员小姐:你们好,欢迎光临! 能为你们服务吗?
    左晓晴:你好,小姐。我是中国龙飞纺织品进出口企业的,我叫左小晴。上星期大家为美国太平洋进出口总企业的客人预订了两个房间。
    服务员小姐:请稍等,我查一查。是的,大家这里有你们的预定记录:一个带国际直拨电话和传真机的套间,一个单间,对吗?
    左晓晴:对的,大家订的一个套间,一个单间。我来先容一下,这位是美国太平洋进出口总企业的实行副总裁戴维•亚当森先生,这位是美国太平洋进出口总企业亚太地区经理朱莉•安德鲁斯。
    服务员小姐:请二位填张登记表,好吗?
    在这些话轮中,大家不难发现话轮转换的语用现象及其重要性,它既为一次话轮的结束做了结构上的准备,又为话轮含义的过渡作了引导。一前一后的轮换,前者引发问题,后者顺势应答,两个话轮之间意义有机联系。从语义上来说,这是含义的引发与应答,但也有例外的。如《国际商务汉语•宾主双方都在想着未来的谈判》:
    安德鲁斯:我很喜欢“虾吐丝”这道菜。
    亚当森: 我倒喜欢这种酸甜苦辣适度的古老肉。
    这两个话轮的引发和应答,与整个对话的目的不尽合意,只起到了营造气氛的铺垫作用。
    话轮作为最基本的商务汉语会话体单位,它在语言习得者语言运用过程中,用语用轮换的方式,把言语意义传达给对方。
    话轮语用教学策略重点是分析话轮之间的有机联系,既要关注结构的,诸如话轮转换的标志,句子结构的选择等,还需要从引发和应答的角度去思考言语意义的传递;既要有合意的选择,也要有不合意的决断,以期符合商务活动的利益。
    话轮语用教学策略主要基于商务汉语的语体要求,但话轮的单位较小,且以关注语用的句子结构、功能和意义之间的衔接为重,所承担的语用意义较为薄弱,从一个语料出发,往往只要几个话轮的转换就把双方的意思明白了,其语用的范围也较为狭窄了,但也有它的优势,目的明确,语用现象比较集中。
    而话题是一段会话的灵魂,是会话内容的组织者。如果会话参与者不是在同一个话题下进行交谈,那么他们的整个对话都将是杂乱无章而不相关联的,话题是若干个话轮围绕一个中心而展开的话语主题。
话题语用教学策略首先要确定有效的语料,不同的语料往往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谈论一个中心。如《国际商务汉语•在中国龙飞纺织品总企业继续商务谈判》一课中的商务话题是:议价和支付,话题围绕“议价和支付”,从谈论北京将像巴黎、米兰、纽约、东京一样成为世界服装中心,中国服装已步入国际流行潮,在世界上获奖等入题,然后围绕价格,双方议价,在议价阶段中,双方又围绕服装样品展示、来料加工、产品质量、产品报价、议价、交货、付款等话轮相继转换,主题明确。从全篇来看,围绕话题的有效语料的组织,是
    话题教学成功的关键。有效语料在教学中表现为围绕中心话题的一个个话语片段,而每一个片断从有效性来看,必须是中心话题的子话题。
    话题语用教学策略还应注意的是话轮中的引发与应答的应用,合意与不合意。话题往往是和说明联系在一起的,由多个语料组成一个话题,一旦话题确定,就要尽力说明话题的成立。上例中的议价阶段,就是中方从多方面说明价格成立的理由。职业交际所依据的是能够理解何时、何地,交流什么,以及这种交流是如何实现的。职业交际者只有通过明确地分析交流过程,才能有效地进行交际。
    话题教学和话轮教学有所不同。话轮语用主要着重于句子结构、功能的运用,话题语用则着眼于话语的意义结构,更注重交际功能及目的。
    (二)语境语法教学策略
    “在任何情况下,语言的讲话者和听话者对世界的认识,总是依赖于语词使用的语境而不仅是词的字面意义。所以事实上,心灵和精神总是在语言理解的语境中运行,只有在行为和对话的特殊情境中,交流和理解才有可能。”布列阿尔的语言和意义理论将语言行为归于对话情境之中。
    语境语法教学策略大多以交际情境或表达功能为纲,它既要求语用环境中的语外因素的融入,又强调语言形式的功能,语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语言习得者明确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中,怎样说话才适合,怎样才能达到交际目的。
    商务汉语的语境语法教学策略首先必须在语境的创设中进行,它包含着语用环境的物理范畴和人文范畴。在商务汉语交际中,语言使用者之所以能够理解句子的意思,其一是因为明确句子构成的语法规则,其二是因为能理讲解话人的言语之义在于语境构成的规则,明确依靠语境规则,才能说明言语情境中所发生的言语事件的言语行之意义。《国际商务汉语•在中国龙飞纺织品进出口总企业再次进行谈判》中,双方围绕运输问题,从北京的交通发展、现状入题,经过几个话
轮的转换:
    亚当森:说到空中运输,我倒想说明一下,大家这批货,嗯??准确地说,大家的第一批货,要采用空中运输方式。
    史霞: 你的意思是说, 第二批货还是海上运输?
    在这一商务会谈中,言语情景、言语事件、言语行为比较明晰,双方对各自合编辑的言语意义的理解,除了对句子构成的语法规则之外的有效把握,史霞的推论判断更多地依据对方谈论“交通”的信息,由对方转入“空中运输”的明示而推论判断出了“第二批货”的运输方式,并预测到后面双方沟通的子话题。从语境入手,是商务汉语语用的重点组成部分。商务汉语交际所依据的语境语法,一方面揭示了说话者言语之意的基本层面,另一方面,使商务汉语语用者认知其具体语境的言外之意。物理范畴如《国际商务汉语•访问荣升印染厂》中所交代的对话背景:该厂办公楼的庭院里,绿树、鲜花丛中的凉亭,有石桌、石墩。这段物理范畴的语用环境的交代,是为围绕印染厂成功解决污染问题的话题作铺垫。人文范畴则多指社会学问因素所致的情境或语境,诸如社会环境、身份地位、性别年龄、宗教信仰、学问习俗等,社会学问因素的融入使语言表达的语义更为丰富。其次,语境语法教学策略还必须引导习得者认知语言表达的功能类型,诸如商务汉语中常见的询问、请求、邀请、先容、同意、拒绝、感谢、道歉、要求、愿望等,而这些又和语言的句子结构和语法功能相关联。

    语境语法教学策略重在语用实践中的情境设定及其认知,只有在合理的情景设定和认知中,语言表达功能才会与之吻合,
    综上所述,语言与商务的结合,给专业汉语学科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商务汉语所凸现出来的基于商务利益追求的交际目的,使商务汉语的语用现象错综复杂,推动了学科建设新的多元的思考,而商务汉语语用行为的深入认知给学科研究及其建设带来了新的活力。



原文刊登于:《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10年第2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