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fun88手机登入 » 交流互动 » 学术探讨 » 文章内容

海外汉语教学新理念的思考

  • 时间:2010-03-26 16:02
  • 编辑:徐弘 冯睿

    一、前言
    海外汉语教学和对外汉语教学的不同主要是由于地域性的不同所产生的不同的教育体制及其相应的教学方法。海外汉语教学是其教学任务是在中国本土以外的国家完成的,即语言的大环境不是母语为汉语的国家;而对外汉语教学则是教学任务在中国本土完成的。不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有两者被混用的现象。
    海外汉语教学虽然有多年的历史,但像现今这种世界性的“汉语热”,还是前所未有的。所以说,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方面,海外汉语教学还是一个很新的领域。
    本文将通过海外汉语教学实例,从教学体制、教学大纲、教学方法、多元学问、教材使用、教师培训、学生背景、环境因素等多个领域来先容海外汉语教学的新理念及其与对外汉语教学的不同。
    二、海外汉语教学与对外汉语教学
    首先,大家要明确这两个概念的不同,海外汉语教学是教学任务和学习过程是在中国本土以外的国家完成的,进一步说,这些所在国家的第一语言绝对不是汉语,大环境不是说汉语的环境。对外汉语教学则是教学任务和学习过程是在说汉语的中国本土环境下完成的,进一步说明则是教师使用的教学方法大多是在中国本土发展起来的教学法。这两者的汉语环境有很大的不同。这两个概念往往被混用,比如2007 年12 月笔者就收到一封从美国一所非常著名的大学寄来的征稿信,题目的内容是“xX 大学对外汉语教学研讨会”。那么这个“对外”是指对北美那所著名大学以外的汉语的教学呢,还是对中国以外的汉语的教学呢?非常不清楚。严格地说,这所大学只能用“汉语教学”。
    从学术角度来说,对外汉语教学无论是从实践到理论,还是从规模之大到研究之深,成果都是可喜的。然而,海外汉语教学虽说有很多年的历史,但不同国家的汉语教学各自为政,共性的研究还是不够深人,无论是教法研究还是教师的培训,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远远不够成熟。可以说海外汉语教学还是个比较新的领域,有待于研究与探索,应该是可以大有可为的。
    正因为海外汉语教学还是个有待开发的领域,现在要给海外汉语教学定位就比较难,但一般地讲,海外汉语教学是一个跨学科、跨学问、跨语言的学科,因为海外的汉语教师经常有用汉语教授数学、社会学、科学的教学任务,甚至还有用当地语言教授汉语及非汉语课程的时候,海外的汉语教师不但在英语语言(或当地语言)和汉语语言方面要有一定的专业水平,还必须对认知心理学、教育测量、教育学、语言教育、多元学问等各个当地教育学院流行的领域都有所了解。
    三、海外汉语教学的现况
    海外学习汉语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亿,人数之多,地区之广,规模之大,有目共睹。英语不再是主要且唯一要学的外语了。美国《 时代周刊》 亚洲版2006 年率先发表了Austin Ramzy的文章Get Ahead , Learn Mandarin , China’s economic rise means the world has a new second language and it isn ' t English ,他认为“汉语热”已然走向全球,开始被很多国家认可和接受,尤其美国政府,它为很多州提供了大量资金来开设汉语课程,很多国家也纷纷加人了学习汉语的行列,他们派老师到中国各地去学习取经,希翼把汉语课程纳人正轨,进人当地的主流教育系统。有些欧美国家希翼汉语迅速进人正规教学的行列。中国政府通过孔子学院的方式来推动海外汉语学习和传播中国学问,同时派出大量的志愿者和职业汉语教师到海外开展汉语教学,在国内也出版了大量的辅助汉语教学的教材和资料。然而大家该如何看待这股刚刚掀起的汉语热潮,或者说,这种新鲜事物呢?如何提高大家派往海外的汉语教师自身的价值,使其派有所用、教有所值的目的得以实现呢?这是值得大家研究探讨的问题。大家先来了解一下海外汉语教学与对外汉语教学到底有哪些不同。
    (一) 体制不同
    东西方教育体制一直就有本质的不同。一个是集权制度强,一个是分权制度强。以加拿大为例,加拿大的宪法规定,政府无权干涉各省的教育,各省政府制定本省的教育体制,且省与省之间也有很大差异。比如大家所在的阿尔伯塔省,其中英双语教学进人公立学校到目前已经有26 年的历史。另外,本省还有乌英双语、德英双语、西英双语等等的教学课程,而且还有法语浸润式教学课程。然而这种双语形式的课程,除了法语浸润式教学课程外,在安大略省目前是绝对不可以进人公立学校的,因为当地法律规定不允许。在公立学校里,只能开设汉语为外语的课程(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 , CFL )或者汉语为第二语言的课程(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 , CSL )。在加拿大各个省,公立学校、宗教学校和私立学校可以并存,义务教学有些要求到9 年级,有些要求到12 年级,不上学是违法的,有些省份要求学生必须学习另一种语言。
    美国则有所不同,尽管各个州教育独立,但是美国却有接近全国统一考试或调查的几种不同的考试,至少用来了解本国学生的水平同进展,比如国际级别的the Third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Study ( TIMSS ) ,美国国内级别的两年一次的the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 NAEP ) , Scholastic Aptitude Test ( SAT )等。而加拿大则没有这种全国性的考试,尽管有Canadian Tests of Basic Skills ( CTBS )或者Canadian Cognitive Abilities Test ( CCAT ) ,但是使用的学校并不太普遍。作为全国级别的汉语考试,就大家所知,除去美国近两年开始的AP 中文考试外,美国和加拿大还没有国家统一的中文考试。
    在海外有不在少数的人士认为外语没多大用处,尤其英语国家的人士,他们认为,英语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在很多地区,汉语等外语仅仅是选修课。这样就造成了学生想学某种语言就学,不想学就不学的局面。有的学校校长就很不支撑外语教育,不仅仅是汉语,所以在他们管理的学校根本不开设外语课,即便开了也是走走形式而已。过于分权式的教育体制自然造成了推动外语教育的困难。
    选修外语课对外语教师就意味着是一种挑战。外语教师就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学生来选学自己所教的外语课程。这就形成了海外外语教学在分权制度下的一些独有的新模式,这种模式是按照其所在国的教育体制所形成、建立的。比如,课堂活动不得不经常翻新,以便吸引学生来学习外语,但是教师一般却没有多少备课时间,同时还有适当减轻教学评估的力度,对学生放宽学分的要求等等。
    (二) 大纲不同
    任何一门课程的诞生,都必须有它自身的统一性,而这种统一性就由教学大纲来制约。由于美国、加拿大各州(省)自管教育,所以各州(省)对教育的自主权力就非常大。各州(省)可以自撰教育大纲,各个教育局也可以有自己的教学大纲,同一个市又可能有几个教育局,教学大纲可以截然不同。
    以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为第二外语编制的教学大纲为例,单就一个省的大纲就很多,几乎数不过来,非常复杂。比如有法语浸润式教育大纲,其中K ( kindergarten ,幼儿园)-3 年级全是法语授课,4-6 年级逐年加人英语,7-12 年级几乎英法各半。有的学生从小学四年级就已经开始学习第二外语,但绝大多数是法语,因为法语和英语是官方语言。其他语种少,主要是教材和教师的不足,这里说的教材是辅助的材料,所谓审查合格的读物、参考书等。同时具有合格执照的教师短缺,加之要针对不同的大纲,外语在小学开设不是一件很容易开展的事。
    (三) 教材不同
    大纲不同,使用的汉语教材也就不同。海外汉语教材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教学内容程度各异,上千种教材云集海外,可是很少有专门为海外的学生所编写的教材。由于学习汉语的起步时间不同,学生的来源不同,使得海外汉语教学极为混乱,大学和高中使用同样教材的现象极为普遍,初中使用高中的汉语教材,小学和初中的教材一样等等。
    由于特定的条件,海外还有很多地方使用繁体字,甚至使用注音符号。这样一来,有的学校使用的教材是用繁体字配注音符号,有的学校用繁体字配汉语拼音,有的学校用简体字配汉语拼音,这也造成了教师开展教学的困难,学生学习起来也困难。有中国大陆教育背景的教师多数不会用繁体字及注音符号,或者是会读繁体字但是不会写,同样,从中国其他地区来的教师也有不会简体字及汉语拼音的。理论上讲无论教繁体字还是简体字,教师们应该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所教的学生的需要。这些学生是在没有汉语语言环境的情况下来学习汉语的。也就因为这类问题,造成教材编写者或出版商的担心和困惑,担心的是教材出来后销售额不高,不盈利,甚至还要赔本。教师的另一个挑战是经费不足,教材因此短缺。在加拿大公立学校的教材主要以各个主科为主,主科的一本课本高达100 加元,而且是免费借给学生,第二语言分到的经费已经不多了,再分到汉语课几乎没有多少钱了,即便教材有很多种可以选择,也没钱买,或者只能买一两本再去复印,但这又要涉及版权的问题。
    (四) 教学法不同
    北美的教学法很多,尤其是第二语言的教学法,因此海外汉语教学要求语言教师不但要具备较深的专业常识,还要探索各种教学方法,不断更新、不断改进。更重要的是课堂的管理和学生的人数向来是决定教师是否合格的关键。有一个模式叫PCK ( 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 ) ,将优秀教师的常识分为两类,一类是涉及所教内容的,另一类是涉及教学方法的。在海外进行汉语教学,教师必须要以学生为中心,要让学生对你所教的语言学问产生兴趣,而不是打消学生的积极性。在教学课程中,一定要考虑学生对语言的认知程度,不能一味地教语法、纠正发音等等,这会使学生对学习汉语产生恐惧感,从而放弃学习汉语。要让学生在课堂上充分体验到课堂是他们自己的课堂。一个好的教师,应该常常对学生加以鼓励,避免多批评,即便是批评也要讲究方法。教师的一句赞扬,可能令学生终生受益,教师的一句批评,很可能会毁掉学生的一生。
    海外的一些国家强调多元学问,因为学生背景不同,要求不同,教法也就不同。现今人们通常使用的交际法在与学生沟通方面有一定作用,配合以学生为中心及对比分析等教法,揭示汉英两种语言上的差异,而这种差异往往反映了更为深层的两个民族间的学问差异。还要培养学生的学问意识,即要涉猎语言教学中的社会和学问因素等等。
    (五) 与非母语英语课程教学法的不同
    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能使用在中国普遍使用的英语教学法在海外教授中文。海外使用的英语教学法被引进中国后多数被中国化了,变成了使用方块字的人士所用的方法,比如英文的词义大多被中文的词义取代了,这种方法再用在母语为字母语言的人身上不合适。海外的汉语教学法应该是母语多为字母语言的人所用的一种学习方块字的方法,一种考虑到这一类学生的思维模式的方法。如果用英语来作例子说明一下的话,那就是汉语“义在词中”,而英语则不然,英语的“词义”主要看一个词用在何种英语语境中才能确定词义,于是在教学中,汉语强调“字义”,而英语则强调“句义”。又比如英语为“听觉的语言”,而汉语则为“视觉的文字”,汉字很多“形义关系”紧密,甚至不需要知道“音”就可以知“义”。英美人对某些英文句子不理解,有时候“朗读几遍”可以通过语感来理解,而中文读一遍不理解,虽然也可以再读几遍,却一般不是再“朗读几遍”而是“默读几遍”。
    (六) 教师的不同
    海外汉语教师的背景与来源也是比较复杂的。国内大学汉语教师大多数是以语言学或文学专业为主要背景,然而,海外大学的汉语教师绝大多数却应该是具有第二语言教学背景的。大学生是自愿来学习汉语的,而且付了比较昂贵的学费,他们学习汉语的主要目的是要以汉语为一种工具,主要是为了服务于其他学科的,而不是其他学科的教学都要为汉语言文字教学服务的。学生的起点普遍比较低,学习的动机也非常不同。普遍的问题是留不住学生, 现在很少有海外的大学能达到用汉语教中国文学或中国语言学,即较深的具有专业水平的汉语课程的程度。即便开设了中国文学或中国语言学的课程,也是用英语来教中国文学或中国语言学的。
    海外公立学校的持证教师、海外私立学校的教师与周末学校的教师有很大的不同。公立学校的持证教师或多或少都在海外受过教育专业的训练,了解海外的教育体制、课程大纲、教学方法、学校等方面与中国的不同。他们的学生不必付钱就可以学习汉语课程。这些学生选择汉语课,一部分是兴趣,一部分是父母所要求,另一部分就是混学分。绝大多数公立学校的二外课程都属于选修课,学生想学就学,不想学就放弃,这对汉语教师来说就是一种挑战,他们不但要完成教学大纲所要求的教学任务,还要准备不同级别的教学内容。由于选修汉语的学生人数不多,所以一个教师,在一堂课中往往教授很多级别的学生,可以称作是多级复式教学。加上经费不足,教师要冒着侵犯版权的危险自备材料,还要教授各种级别的学生,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要把学生留住,也就是如何把学生留在自己的课堂里,不让学生刚学两天就放弃学习汉语,转学其他语言,这是海外汉语教学的关键所在,否则教师就会失去工作。这就是海外公立学校汉语教学现状,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难。虽然难,但教师的待遇较好,工资较高,比较稳定,假期也较长,可以算是一种补偿。
    周末学校数量多但鱼龙混杂,教师中的大多数都还未获得教师执照,绝大多数学校也没被当地的教育机构认可,教学管理不规范,大多数教师的工作不稳定,以小时来计算付酬,事业心很难培养。学生的来源大多数都是新老华侨的子女,这些新老华侨希翼孩子不要忘了汉语,不论能学多少,起码一周接触了一次汉语。有些地区的公立学校还没有中文课程,所以把学生送到周末学校也比不学习汉语要强。但有些周末学校的管理还有待于改进,很多人还认为会说中国话,就会教中文。这种错误的想法不但误了学生,也误了教师及家长。
    还有一支很重要的队伍就是私立学校。有些私立学校办得非常好,绝大多数教师持有教师执照,待遇基本和公立学校的教师一样,但这毕竟是少数。
    (七) 环境不同
    大家必须牢记的一点是海外汉语教学是一种在非汉语环境下教授汉语的教学,是学生在没有汉语的环境下学习汉语的学习过程。“大家习惯于在中国教外国人学汉语,对在人家母语的环境中教学还不熟悉,把在国内的一套搬出去,往往行不大通”。这句话说的正是大家在海外教授汉语的切身体验。
海外汉语教学必须考虑环境。很多国家是多元学问国家,说什么语言的都有,大多数学生选择容易学习的语言或与自己所说的语言较接近的语言(同语族的语言)来学。还有一些小环境,也造成学生们学习汉语的不同层次。中英双语的学生,大多数是在说英语的环境中长大,造成了学生不得不把学习汉语的时间拉长,导致了学习汉语的困难。
    汉字是完全不同于字母拼音文字的,必须一笔一画写出来。可以说没有经过多次抄写就不会写汉字,这是汉语语言本身的特点。这些都要求大家教师要根据海外环境的特点,调整自己的教学方法,适应海外学生的学习要求,按需教学,才能百战百胜。
    (八) 政治不同
    一个国家崛起,这个国家的语言一定会受到重视。但语言毕竟也会涉及政治问题。有些媒体的宣传,是非常不利于推广语言的,起到的是欲速不达的作用。过分强调学习汉语的难度,或者不顾事实,从母语使用者的角度大肆宣扬学习汉语非常容易,都可能造成负面的影响。
    (九) 学问不同
    东西方学问可以简单分为集体型与个人型。如果用“自力更生”( self-reliance )来做例子,对于前者来说,“自力更生”意味着“I am not a burden on my group . "(我对我的团体不构成负担),而对于后者来说,“自力更生”意味着“I can do my own thing . "(我完全可以自己搞定)。同时还有各种学问的特色,要绝对避免用一种学问来批评另一种学问。如东方国家的学校绝大多数没有课堂纪律问题,而西方国家的学校课堂纪律的好坏则是衡量合格教师的主要标准之一,使得教育原理中的一个M 就是management (管理)占有很大的比重。作为第二语言教师,要让学生比较各国学问的不同,乃至相应教育的不同,同时也要让学生了解每个国家的学问各有其特色,不同的东西自然可以比较,但是不可比的是谁的学问好,谁的学问不好。
    道德观念也有很多的不同,比如与东方学问相关联的尊老到祖宗崇拜,与西方学问相关联的个人主义。这些学问的不同自然决定了在海外汉语教学活动中所使用的话语也要有所不同,不然很难为当地的学生所接受。
    (十) 学生的不同
    以上的种种不同,造成了学生的不同,而学生是大家教学的主要对象,是主体,作为教师必须了解大家的学生,才能上好每一堂课,完成教学任务。
    很多国家,其第一语言不是汉语,也不是英语。小学生能够学习汉语绝大多数是父母所选择的。这些小学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学习汉语,这就要求大家教师在教学中要以耐心、鼓励为主,不分学生的高低,要避免批评。初中生学习汉语,有自己选择第二外语的权利,但大多数还是听父母的建议来选择学习汉语。这要求大家教师仍以鼓励为主,教学要趣味化,不要一味地纠正学生的发音和语法错误,或者说要适当,不要给学生造成汉语难学的观点。海外的高中生学习汉语,对任何一位汉语教师来说都具有挑战性,人们常常说,在海外教高中的教师,一定能教大学,但教大学的教授,不一定能教得了高中。这话一点也没错,因为高中生正处在长大成熟的过程中,汉语又是选修课,他们想学就学,不想学就不学,有时由于教师的一句话,造成一个班全体学生放弃学习汉语课程。没有学生学习汉语,这对一位汉语教师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而这个年龄的学生,开始初步接触社会,很多学生开始打工挣钱,由于打工累,学生常常迟到、早退、甚至逃学,学习成绩明显下降,这就要求教师要有耐心,鼓励学生把学习放在首位
    四、结论
    海外汉语教学新理念的形成要通过广泛的途径,不是单单在中文的大环境中就可以很容易地形成的,要通过不同的环境来了解。这种迥然不同的环境包括比较适于观察到新理念的物理环境。
    由于这些新理念的影响,大家的海外汉语教师在身临其境的物理环境中自然要形成一整套新的素质,在新的环境中形成新的适应性。学习语言同教授语言都应该形成这样的理念,即在这个世界上大家要学习大家的“邻居”的学问及语言,通过这种学习,大家还要了解大家的“邻居”如何思考。认真学习理解当时当地的学问,语言同思考也要完全符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不是用一种学问来改变另一种学问,而是要融人另一种学问中。

 

    原文刊登于:《国际汉语教育》2009年第一辑
    (本文编辑为fun88手机登入会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