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fun88手机登入 » 交流互动 » 国别调研 » 文章内容

中国与非洲的教育交流合作——以孔子学院为例

  • 时间:2010-03-16 14:34
  • 编辑:周倩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的提高,国外学习汉语的需求急剧增长。据预计,至2010 年,全世界把汉语当作外语来学习的人将超过1 亿。为应对“汉语热”这一世界性的潮流,中国教育部以在世界培养汉语教师和普及中国学问为目的,从2004 年开始着手实施中国学问推广计划,开设孔子学院就是这个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非洲的孔子学院也成为中非教育学问交流的重要桥梁。
    一、孔子学院在非洲的发展
    随着中非政治、经济、学问联系的日益紧密,中国不仅用经济实力,而且用学问、教育、医疗和广电等各种领域的“软实力”扩大了对非洲的影响。人文合作对于增进中非政治互信、加强经贸交流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2006 年l 月,中国发布了《 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 ,它是中国对非洲政策的宣示,也是中非关系中重要的官方文件。文件中,中国领导人承诺,将全面支撑中非双方教育及学术机构间的交流与合作。中国计划为非洲培训1万5千到2万名学生和专业人员;设立50 亿美金的发展基金,资助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在非洲农村地区援建100 所学校,并把非洲留学生的奖学金数目提高了一倍。
    不少非洲学生热爱中国学问,许多非洲国家也决心更广泛地推广汉语教学,孔子学院就成为汉语教学推广的一个重要载体。孔子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和儒家学问的代表人。儒家思想提倡的讲信修睦、礼义廉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传统学问,是国家软实力中的无价之宝。孔子学院由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汉办”)设立,每年平均拨款2000 多万美金,计划在2010 年之前在世界各国创建500 所孔子学院。2004 年于韩国首尔开设首家孔子学院,此后瑞典、美国、日本等国也相继开设了孔子学院。2009 年初,全世界已有81个国家建立了256 所孔子学院和58个孔子课堂。孔子学院的主要职能是:面向世界各界人士,开展汉语教学;培训汉语教师;开展汉语考试和汉语教师资格认证业务;提供中国教育、学问、经济和社会等信息咨询;开展当代中国研究。
    非洲的孔子学院发展非常迅速。2004 年6 月,中国教育部部长周济与肯尼亚教育部部长在内罗毕签署协议,决定双方合作建设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内罗毕大学计划把孔子学院的汉语教育纳人其主要学科体系,不仅如此,肯尼亚教育机构也正在考虑把中文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这意味着不仅大学提供汉语教学,中小学生也将有机会学习汉语。对喀麦隆、埃及、毛里求斯和突尼斯等非洲国家,中国在正式成立孔子学院以前,先设立小规模的汉语实验室,提供汉语图书。目前,已在非洲14 个国家设立了21 所孔子学院.
    以肯尼亚的孔子学院为例,内罗毕孔子学院成立于2005 年12 月19 日,天津师范大学作为委托合作承办方,与内罗毕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共同完成筹办这座非洲第一所孔子学院,是中国同肯尼亚加强学问交流合作的具体体现。在建校之后短短的2个月里,学校规模迅速发展,上课人数由最初开课时的25 人迅速增加到70 人,一年后学生规模达到150人,三年后发展到9个班262 名学生,其发展速度在首批设立的16 所孔子学院中位居榜首。在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撑下,内罗毕大学的孔子学院建成了肯尼亚设备最好的语言实验室以及中文图书馆,为学生提供了不同层次的汉语教学课程。将来孔子学院不仅教授汉语,而且也将设立关于中国学问的专门课程。内罗毕大学校长乔治•马果哈在2008 年学院成立三周年庆典上表示,希翼把该院建成非洲地区一个推广中国语言学问的中心。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郭崇立大使还到内罗毕孔子学院讲了第一堂课,他向学生们讲解了中肯友好交往的悠久历史以及儒家思想的精髓,让很多学生对中国的儒家学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孔子学院的学生大都是所在学校的大学生,还有政府职员及一些旅游企业的导游,在孔子学院听课的人数要远远大于正式注册的学生人数,学生们的学习热情非常高。2006 年4月29日,正在肯尼亚进行国事访问的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见了内罗毕孔子学院的师生。
    二、以孔子为“形象大使”的和平之旅
    中国教育部采取主动设立孔子学院之举十分高明。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在世界格局里已日渐树立起不容忽视的大国地位。但是,这也触动了某些西方势力敏感的神经,“中国威胁论”也随之甚嚣尘上。确实,在冷战结束后的世界,中国面临的歪曲和误解超过以往。因此,中国形象的确立及展示需要寻找一个最适宜的代表。虽然当今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处处显现出负责任、讲道义的形象,但学问元素无疑更有着“润物细无声”的强大渗透力。事实上,当今中国人对西方的了解要远超过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西方人怀着傲慢与偏见,对中国的了解还停留在支离破碎的历史片断。中国功夫、瓷器、茶叶、龙、孔子、红色等等,是许多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国元素。在这些元素中,唯有孔子能代表中国学问最有影响力的部分,而且很容易为全球华人共同接受。
    全世界广为建立的孔子学院,就是一种用学问输出的方式融人国际社会的途径,中国要扭转西方社会的偏见,让国际社会正确认识发展中的中国,避开意识形态与军事、经济等“硬实力”,用“软实力”来树立自己的形象无疑是上策。孔子学院的学问输出,在展示自己亲和、友好形象的同时,也培养了对中国富有感情的人,这将在今后显现出非凡的意义。
    儒教的英文单词直译就是“孔子主义”,是用孔子的英文名称命名的。而且,这对于推广中国的和平外交思想也有好处。孔子作为第一个西方认可的中国学问符号,在西方人编纂的“影响世界的100 人”中,孔子名列重要位置。此外,长期以来,儒家思想已经对整个东亚产生了深刻影响。而孔子主张的“仁”、“和谐”、“和睦”、“和平”,及“和而不同”等观点,也使西方妖魔化中国失去立论基础。
    “孔子”是一个向世界表达和平的符号,这与儒家以仁政吸引远人,提倡礼让、重义轻利,提倡王道,反对霸权的思想有关。
    1 、儒家有仁政与德治的传统,“内圣外王”是中国政治学问的根本。
    “内圣外王”说的是要在政治实践中行“仁政”(王道),而根本的是要在内心有高的品德(内圣)。另外,孔子还强调以德怀远,主张以仁政吸引远人。
    2 、儒家的民本主义。
    孟子曾言“民为贵,社樱次之,君为轻”。这是儒家民本主义的经典表述。孔子在回答何为仁时,曾说“仁者爱人”,提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一种出自内心深处一种对“人”的平等与亲切之情,而且这种“仁”的观念已超出了“个人”而成为社会普遍合理的“通则”。《 大学》 和《 中庸》 将道德与伦理秩序的基础进一步推到普遍人性皆有的“心”中,把人类应有的至善行为看成是生活的终极目的。
    3、儒家思想的“礼让”精神。
    儒家不主张武力争夺,强调道德修养,“君子动口不动手”;孔子说:“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强调以礼规范行为。孔子以“中和”为审美标准,在做人方面,认为“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中国历来以礼仪之邦而自豪,学问温和,注重心灵礼仪教化。这是一种礼治精神,体现含蓄、善良、温和、宽容,讲礼貌,提倡温、良、恭、俭、让与“和为贵”。儒学还强调“和而不同”,敬重事物的多样性、和谐性,主张多样共生、协调平衡。
    4、儒家思想在义利关系的价值取向上,表现为重义轻利。
    孔子认为“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而孟子更是提出“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总之,儒家思想,以“人”为本,以“仁”为主,着重道德培养,教人蹈仁行义,对己以忠,待人以恕,修身守道,自强不息。提倡“人类大同,和谐共生”,彰显的是普世的、中庸的、高度强调道德的文明内核。所以说,在推动中华传统学问传播,提高人类的精神文明,展示中国的责任与道义方面,孔子是中国最适合、最出色的使者。
    三、教育的互动发展
    在今日“全球化”大气候环境之下,中外教育学问交流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中国历任以及现任的领导人或决策者在制定与实施对非洲发展策略中,均对学问因素给予了重视。孔子学院为中外教育学问交流与合作提供了一个平台,同时,它也是一个公益性的、非营利的教育机构。
    孔子学院自办学之初,就高度重视办学质量。国家汉办在广泛听取各申请国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制订了《 孔子学院章程》 、《 孔子学院中方资金管理办法》 等管理规章以及各类合作协议的标准文本,从管理制度上给予孔子学院办学质量以保证。孔子学院的规划和建设,首先要认真评估和全面衡量申办者的素质和能力,同时还加快建立孔子学院的教学质量认证标准,建立和完善孔子学院质量评估和质量保障体系。
    孔子学院采取中外合作的办学模式。所有孔子学院的申办都由外方提出申请,在中外双方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双方本着自愿的原则签订合作协议。而且,协议的基础也以平等互利、合作共赢为原则。各国的孔子学院在严格遵守国家汉办管理规章的前提下,可以因地制宜采取灵活多样的办学方式和合作模式。在办学方式中,根据学生年龄层次和学制级别,既有不同层次的孔子学院、孔子学校,也有孔子课堂、汉语中心;在孔子学院的办学合作模式中,既有授权特许经营方式,也有主要由外方负责,实行理事会制度和院长负责制,中外双方共同管理的模式。其中最主要的模式还是中国的高校和国外的高校,采取民间合作的形式,实行民办官助。现有孔子学院中,中外高校合作举办的占90 %。与此同时,中国还注意发挥各国汉学家和现有大学汉学系的作用,鼓励他们积极加人孔子学院的共建行列。孔子学院的教学理念也逐渐从专业的汉语教学转变为大众化、普及型的教学,推广模式也从政府主导向政府推动下的市场运作转变。因此,现在的办学方式既有学历教育,也有非学历教育;既有系统的汉语学习,又有《商业汉语》和《汉语900 句》之类的旅行汉语;既有针对大中小学生以及汉语教师的课程,也有针对商业企业及社会各界人士的课程。
    孔子学院能够快速发展的一个宝贵经验是融入当地社会,课程设置和教材编写都要适应当地特点,根据当地实际需要,灵活变通,发挥自身优势,丰富教学模式。在统一的宗旨、统一的名称、统一的标志、统一的标准和评估监管措施下,各国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进行教学。在肯尼亚的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中国老师还在春节邀请非洲学生一起包饺子,并在教室里挂上中国结,张贴对联、年画等,让学生体验中国民俗学问,取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孔子学院的快速发展也面临困难,教师和教材一直是制约瓶颈。很长时间以来,中国的汉语教学基本上还是以教中国学生的办法来教外国学生,使得外国学生普遍认为汉语难学。为应对这一问题,中国开始加快专门人才的培养和教材的编写。由于各国学问差异很大,所以编写适合当地的教材成为今后孔子学院发展的一个重大任务。这就需要汉语教材编写者同时具有熟知特定国家国情、民情的才能。与此同时,中国还需打造合格的教师和管理者队伍,使之具备双语教学及跨学问交流能力。比如尼日利亚的孔子学院,教师不仅需掌握英语,最好还应具有一定的豪萨语交流水平。同样,肯尼亚的孔子学院,教师除英语外,还应具有斯瓦希里语的交流水平。目前小语种人才在我国的缺口很大,这就为大家的外派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种国际教育交流互动中,客观上有利于提高中国外派教师的国际化教学水准,也有利于不断提升中国大学自身的教育质量和水平。
    由于中国在海外建立孔子学院的主要模式是由中国大学与国外大学共建,创造了中外密切合作的国际化办学模式,形成了孔子学院与所在高校共同发展、相互促进的良性互动,也促进了中国高校与世界各国高校的交流与合作。尤其是建立在非洲的孔子学院,几乎全是与非洲国家的一流大学合作共建,比如苏丹的喀土穆大学,尼日利亚的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和肯尼亚的内罗毕大学,全是非洲的一流大学。这些非洲高校希翼借助于孔子学院这个平台,与中国不仅在学术领域,而且在学问和科技创新等各领域都可以开展一系列的交流与合作。各国设立孔子学院的大学和当地政府都在尽大力为孔子学院投人更多的物力和财力。专业建设带来承办学校双方在教学和科研方面更加深人的合作,教学水平的评估成为双方的关注点,学科领域的管理和教学设计带动广泛的校际交流与合作,有利于促进两校之间的全面联合。目前中国有116 所高校参与了孔子学院的合作办学。中国各大学通过建设孔子学院,在与非洲学问异质多元的交流碰撞中,对外教学、科研方面的交流都比过去有了较大突破。中国的外派教师,能很好地融人当地社会,加深了双方的信任和理解。在教育“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教师也感受到了不同教学法的冲击,借鉴并丰富了自己的教学方法。同时,孔子学院搭建了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平台,有助于完善双方大学的学科体系建设。

 

    原文刊登于:<<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2010年 第一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