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fun88手机登入 » 交流互动 » 随感杂谈 » 文章内容

我的“外教”工作

  • 时间:2009-11-20 13:19
  • 编辑:朱冉月

向世界展示中国
 

    教师是阳光下最神圣的职业,近几年来,我有幸担任了教外国小留学生汉语的工作,我十分喜欢这难得的“外教”工作,也感到肩上的担子比一般意义上的教师更沉。我现在的教学对象是十几岁的“小老外”,我想,他们学成回国后,会回顾其在“外国”求学的印象,诸如中国社会、中国学校、中国老师……这些“小留学生”讲述的一切人和事都化成“中国”这个概念,深深地烙在那些不曾到过中国的人的认知中。他们评价“中国老师”,或爱或憎,或毁或誉,都变成了对“中国”的印象,进而形成对中国的态度,就这层意义上说我在教“小老外”时,我就代表了中国,我面对的是世界!基于此,我要尽最大努力,用我的行动感动他们,让他们以后在不同的国度里向全世界说:中国教师好,中国人好,中国好!
 

“打铁先得自身硬”
 

    教外国人学汉语,我能挑起这付担子吗?要让零基础的小留学生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学习、掌握、正确使用汉语并非易事,我得卯足了劲去学!
    首先,我得充实自己,我重新钻研《现代汉语》,又四处找来《中国学问》、《对外汉语教学理论与实践》等论著阅读,紧紧联系我的教学实际,快快转化为我自身的能力。另一方面,我还要了解我的教学对象,了解一些与他们有关的外国学问,诸如风俗人情、礼仪习惯之类,特别是他们忌讳的语言和行为方式。我千方百计地去学习,去探究,以免在教学中不小心做出不得体的言行举止,闹出什么笑话。
 

不等不靠,按需施教
 

    小留学生们的主要目的是学习中学课程,汉语课仅是一门辅助教学课,以便其能更好地和中国师生交流,更顺利地在中国生活。根据开课目的,我选用《新实用汉语课本》,采取“按需施教”的原则去使用它。先选教日常生活有关的基础字、词和句子,再教课堂教学用语,教学中减少课堂容量,降低难度,以教学生学懂学会为目标,在这个基础上向前适当扩展。一段时间以后,教学效果慢慢显露出来了。例如,在教“气候”这个汉语词时,告诉学生“气候”就是“climate”,汉语读“qihou”,当学生会说以后,我试着诱导学生把“气候”用到汉语句子中去,进而要求学生就“气候”说几句话。有个学生叫美佳,来自美国的阿拉斯加,她是这样说的:“我的家在阿拉斯加的一个小岛上,我的岛上的气候比其它岛的气候温暖,但我的岛上的气候比马鞍山冷......”还讲了许多与这有关的话,尽管其中出现过不少发音可笑,词语搭配不当和不合汉语语法的错误,我并不急于纠正和打断她,而是让她尽情地发挥,鼓励她往下说,看着她滔滔不绝地又自信的样子,使我心里感到十分欣慰。
 

爱字当头,乐在其中
 

    我教的是初级汉语,以日常基本会话为主,碰到最多的是四声问题。例如,把“你好”说成“你嚎”,把“饺子”说成“轿子”,把“报纸”说成“包子”之类,什么叫“洋腔洋调”?这便是最生动的回答。
还有一次,有个挪威留学生问我:“老师,中国人见面时能说对方“棒”吗?我不喜欢人家说我棒。”我很诧异,问他为什么,一番“口舌”之后我才搞清楚这原来是场误会——最后他说:“老师,不是,不是,我是说‘胖’。”我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他把“胖”误读成“棒”了。我马上安慰他说:“大家中国人会用“胖乎乎”形容一个人很可爱,并无恶意。”他很认真地告诉我说:“大家不说出来,大家放在心里”。我对他说:“这就是两个国家的学问不同之处,谈不上谁对谁错,你不要介意。”听了我的说明,他脸上的不快表情顿时消失,连说:“噢,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再者就是写字了,方块字是中国特有的,在书写上与欧美的拼音文字有着根本的区别。学生们也对此最头疼,亚洲留学生稍好些,欧美来的则视之如“天书”,写字时如画画一般,写出的汉字歪歪扭扭,大小不一,别说把字写方正,能把笔划凑齐就算不错了。
    上述种种概括起来就是一个字——难!作为老师,我的任务就是为学生解难,而要达此目的,我必须有充分的爱心和耐心,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不怕麻烦,满怀热情地手把手教,无数次练。心中有爱,他们的点滴进步都会给我带来无尽的快乐!
 

——自《fun88手机登入通讯》2009年第2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